北二段


 

軌跡檔

相片

語音檔

 

登山日期

2005/4/28晚~5/2

參加人員

佛弟子、楊哥、老呂、中谷、雨傘

位  置

臺中縣和平鄉

標  高

閂山3169公尺。
鈴鳴山3272公尺。
無明山3451公尺。
甘薯峰3158公尺。

登山等級

重裝縱走中央山脈危崖路線

交  通

自行開中谷的高底盤車

登山口

730林道原路進出

水    源

部分行程缺水,兩天揹水﹙閂山草原看天池不穩定﹚。

通    訊

稜線上、25k工寮,中華電信都通。
台灣大哥大,極少山頂可通。

特  色

中央山脈崩壁區,小心攀岩

地  圖

上河文化出版社等高線地圖

糧  食

第0天:台北→730林道11.5K柵欄處紮營
宵夜:不吃﹙睡覺﹚


第一天:柵欄登山口→25k工寮﹙工寮有洗澡缸儲水﹚
早餐:三合一﹙麥片隨身包﹚、訂婚大餅
中餐:乾糧﹙訂婚大餅、巧克力﹚
晚餐﹙下午約3~4點吃﹚:薑茶、饅頭、乾飯、鴨賞炒蒜苗、滷肉、醃瓜、醃豆莢、花生、咬人貓紫菜蛋花湯、小魚豆乾、二鍋﹙58度金門高粱酒﹚
宵夜:泡麵

第二天:25k工寮→無明西峰營地﹙缺水﹚
早餐:鹹稀飯、花生麵筋罐頭、昨晚剩菜
午餐:乾糧﹙訂婚大餅、巧克力﹚
晚餐:乾飯、滷肉、紫菜湯、調理包、剩菜
宵夜:無

第三天:無明西峰營地→甘薯南峰營地﹙缺水﹚
早餐:稀飯、花生、剩菜
中餐:泡麵
晚餐:乾飯、調理包、﹙香腸不見了﹚
宵夜:無


第四天:甘薯南峰營地→台北
早餐:三合一﹙麥片隨身包﹚
中餐:魚罐頭湯麵
晚餐:礁溪慶功宴﹙一盤100元﹚

 

費  用

每人分攤1200元﹙含礁溪慶功宴﹚。

行  程

第零天:
臺北→宜蘭→武陵農場→環山→清泉橋→730林道→林道柵欄登山口紮營。

第一天:
04:45 起床
06:25 柵欄登山口出發
08:05 17.5K耳無溪叉路口
10:10 23.5K閂山登山口
12:05 閂山﹙輕裝單攻﹚
13:45 回到23.5K閂山登山口出發
14:35 25k工寮

第二天:
04:15 起床
05:25 出發
06:25 鈴鳴山登山口
08:45 鈴鳴山
09:20 出發
約14:30 無明西峰營地

第三天:
03:30 起床
04:45 出發
08:30 無明山
09:30 無明池﹙煮泡麵﹚
10:15 出發
10:35 鬼門關峰
12:55 甘薯南峰營地
13:05 輕裝出發
15:00 甘薯峰﹙輕裝單攻﹚
15:15 出發回營地
17:35 甘薯南峰營地

第四天:
04:15  起床
05:15  出發
06:05  遠多志山
08:30  耳無溪營地﹙午餐﹚
09:45  出發
11:10  水源頭
12:40  17.5K林道叉路口
14:15  柵欄登山口

 

檢討事項

一、行前:
1.網路申辦入園證:因保險事項被退回要求補件,在此不論對登山保險的想法差異如何,僅對太管處保育課人員服務熱心,態度良好,給予他們應該得到的掌聲。
2.行前練習:行前練習不足﹙專指雨傘﹚,體力落後其他隊友許多。
3.裝備檢查:中谷裝備檢查不確實﹙漏帶頭燈,還好雨傘多帶了一個破損但還可以使用的頭燈頂著用﹚。

二、行進中:
1.隊伍分散:5人小隊經常分成兩小隊,不好不好,尤其是攀登崩壁等困難地形,更要集體行動﹙我不好意思說,因為全隊就是我體力最差走的最慢,但~安全還是最重要的﹚。註:佛弟子說:雨傘的腳力與一般登山社團的腳力相當。所以我也不差,只是同行山友實在是太強了。
2.糧食:夜間沒有收好糧食,一袋香腸不知是不是被黃鼠狼拿回家加菜去了。
3.營地:不巧與他隊同宿小營地,協調營位分配.....,謝謝他隊讓位。

連結網站

太魯閣國家公園

寫給雨傘

我的信箱

 

中央山脈的北二段,曾經在我心中長嘆一聲~下輩子才敢走的艱困缺水路線。
因為認識了幾位登山好伙伴,在無數次的高山長程縱走中,建立了信心並陪養出團隊默契,現在的我,除了北一段接北二段的I型死亡稜線縱走外,我想這輩子以過半百之齡,或許還有希望以雙腳走遍台灣山林。

 

 

第1天

730林道,柵欄登山口至17.5K耳無溪叉路口及23.5K閂山登山口這段林道好走,展望不錯,由林道往下看,可以看見環山部落一帶的果園開墾區,是個很好的攝影點,曾有同事轉寄給我以梨山為主題拍出的好照片,攝影師就是在這兒拍的,可惜我只會用auto模式拍照,美景也僅能留在我腦海中。

 

 

由23.5K林道登山口起登上閂山,陡上不到10分鐘,右方約300公尺處有雨量計,自此開始,步道平緩好走。走在平緩的草原上,隊友們笑我,這種路走的動了吧,嘿ㄟ!雨傘愛笑鬧;學老公公彎著腰,一手柱著拐杖手還抖呀抖的,兩腳更是邊抖邊移步,老呂也假裝過來攙扶,逗的楊哥笑的好開心。

 

 

閂山。草原山頭,下午山上起霧,能見度不佳。閂山大草原上有許多看天池,每個看天池都有水,聽佛弟子說,前幾年他來這兒時,看天池一滴水都沒有,大夥東一句西一句;如果鈴鳴山的草原看天池也有水的話,那明天就輕鬆多了,話是這麼說沒錯,有了南三段缺水舔松露的經驗,誰也不敢不揹水。

 

 

自閂山登山口到25k工寮這段林道雖然只有1.5公里,但是並不好走。下午2點30分來到工寮。工寮很大,有好幾間架高的房間,判斷睡個30人沒有問題。對登山者來說,只要是可以住的工寮都算是五星級。今天運氣好,廚房外面屋簷下接雨水的洗澡缸滿滿的水,足夠我們揮霍了。

 

 

還沒到工寮前,楊哥就說了:今天天氣不好,晚上住工寮比較好弄飯,明天頂多再早個一小時出發就可以追上預定行程的時間。吃飯皇帝大,誰也不敢不依。就這麼下午2點30分開始埋鍋造飯。今天午晚餐一起吃,不!是下午茶和晚餐一起吃,不!是吃過下午茶後睡個覺再起來吃晚餐,不!我們已經被搞糊塗了,反正從來沒那麼早紮營過,吃就對了。

 

 

只要有楊哥在,菜一定豐富好吃,這就是跟楊哥一起登山的好處之一。今晚的這道湯,非得要特別介紹不可,山友應該都知道咬人貓吧,我曾聽過有山友登南湖大山時去上大號,褲子一脫就往咬人貓上蹲,哇!哈哈~想也知道一定是馬上跳起來然後一星期拉不出屎來。拉回正題,這咬人貓長的奇醜無比,葉上的毒若碰到皮膚就像千針刺一樣的難過,可是若經過煮沸後即可去除毒素。今晚住宿的工寮門口就有很多咬人貓,佛弟子特別用筷子和瑞士刀上的小剪刀摘了一些嫩心回來煮蛋花海帶芽咬人貓清湯,這可是一道鮮嫩好喝的清湯,不過我最懷念的還是走奇萊東稜那次在研海林道9K工寮第1次喝的金針香菇咬人貓湯。

 

傍晚5點上床睡覺,老傢伙們睡到晚上9點就受不了,一個接一個起床,實在不知如何打發,泡個生力麵聊聊天,再喝點十大功勞﹙中藥一種﹚熬的茶,老呂說十大功勞顧肝、顧筋骨,登山喝一點比較有體力,11點多鐘繼續睡。半夜3點大家睡的正熟,突然發現我從床上跳起來,乒乒乓乓的往外衝,然後就聽到一陣鞭炮聲;不是啦!是我拉肚子聲,唉~想了老半天,或許是喝多了十大功勞正在排肝毒吧。

 

第2天
天不亮起床出發,今天若狀況好,希望能走到無明池,若狀況不好,為了安全,不過鬼門關斷崖,只揹水走到無明西峰營地。
25K公寮到27.5K鈴鳴山登山口這段林道不好走。到了鈴鳴山登山口,比預定時間晚了半個小時,夥伴們還想繼續試試是否能追上預定時間,但每人還是帶了1000cc公水備用。

 


從登山口開始沿著溪溝陡上,一直陡到鈴鳴山前的矮箭竹草原。同伴們體力佳,有餘力賞森氏杜鵑順便等我,我一路氣喘呼呼的龜行,偶而停下腳步瞄一眼杜鵑花,再繼續努力往上爬。我邊走邊回憶,登山見過最美麗的杜鵑花海是登玉山後五峰在圓峰山屋附近看的花海,可惜當時還沒買數位相機,沒有拍美美的照片回來,不過沒關係,我還會再去。

 


終於上了鈴鳴山,今天天氣好,能見度佳,坐在鈴鳴山頂看著畢錄、鋸山、羊頭,回憶去年年初走合歡附近群峰,整個團隊陷在鋸山雪地堣洹U脫困的往事,至今仍是伙伴們上山時的話題。

 

 

 

 

無明西峰前是一片約60~70度的碎石坡,登頂前約10公尺處是一個深數百米的斷崖,斷崖綁有繩索,這段路非常恐怖,只要一個不小心,絕對是要辦一場公祭。我把相機放到大背包堙A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慢慢往上攀爬,但還是選錯了路,卡在凹陷的岩璧內動彈不得,楊哥在山頂見我受困,立即垂降下來幫我,ㄚ!感恩。

 

 

無明西峰,前不久有別隊山友因腳扭傷呼叫直升機吊掛救援,為了讓直升機降落,在山頂鋸掉了部份樹木,另外在山頂旁約2分鐘路程處,砍除了一片箭竹整理成救難停機坪。

 

 

 

 

雖然下午2:30就到了無明西峰營地,但是要走到無明池還須要4小時以上,而且要再過一個無名斷崖,我過無明西峰時已經走到沒力了,為了安全,今天就在這兒紮營,等明天養好體力再過危險的無明和鬼門關斷崖。

 

 

 

第三天
連續兩天都是下午兩點多就紮營,今天可是非得要趕路了。因為要走一天的危險路段,為了安全,我把相機包包放到大背包堙C天不亮帶頭燈出發,沒多久就到了無明第一個斷崖,老實說這個約4~5米高的垂直斷崖只要人和背包分開走,和後面的鬼門關斷崖比起來還算是小CASE。
上了無明山,照幾張相,繼續趕路。

 

 

無明池是一個看天池,面積約7公尺x5公尺,深約30公分,水質微黃,經過不織布過濾雜質及煮沸後,喝!沒問題。
我們在這兒大休息煮泡麵補充體力,約停留1小時出發,繼續挑戰北二段的鬼門關斷崖。

 

 

 

自鬼門關峰起,直到甘薯南峰前鞍部,這一段鬼門關斷崖是北二段最危險的一段,走在這段瘦稜上,除了膽大及平衡工夫要好以外,還要找陣風的空隙時間快速前進。這段路的最驚險處是一段拉繩垂降十餘公尺的垂直斷崖,這個斷崖不但要垂降,在中間還要往右跨大步,阿彌陀佛。過了這一段斷崖,往後的路就好走了。

 

 

終於全隊安全通過斷崖,來到甘薯南峰營地。甘薯南峰營地不大,約可紮三頂4人帳,營地沒水,我們是從無明池揹水過來的。
下背包,趁著時間還夠,先輕裝去攻甘薯峰,免得太晚出發怕摸黑回營地。但是不巧,回來時才發現另一隊也到此紮營,還好兩隊經過溝通,對方讓出了一些位置給我們,謝謝啦。

 

 

輕裝攻甘薯峰,資料上寫來回各2小時,本隊攻擊手悠悠哉哉的1小時10分鐘登頂。我呢?去還好,走了1小時50分,回來就慘了,花了差不多2.5小時才慢慢拖回營地。為什麼會這樣?說起來實在是有點不衛生,好吧!我招﹙請勿笑﹚。走了好幾天的路沒水洗澡,今天又走了十幾個小時路,已經走到屁股頭都痛了啦。

 

 

我還沒有去過南湖大山,甘薯峰是我離中央尖最近的地方。在甘薯峰上,我望著中央尖和死亡稜線,心媟Q著死亡稜線是台灣高山縱走中最危險的一段路,今生若有幸能從南湖大山上到中央尖也就夠了,死亡稜線就留給年輕人去挑戰吧。

 

 

 

第四天
天微亮出發,一路下坡,路稍陡,約30分鐘,經過遠多志山前的好幾處松針鋪地寬敞又平坦的好營地。
遠多志山不到3千公尺,有三角點基座一顆,展望雖不佳,但四周巨木圍繞。我們僅在此短暫停留照張相,繼續下坡前往耳無溪營地。

 

 

 

近耳無溪營地前,步道兩旁開滿了高山杜鵑和玉山杜鵑,猛然想起,五月份正是高山花季。走在這片杜鵑花林堙A當然要放慢腳步邊走邊欣賞邊照相囉。ㄚ!賺到了。
美麗的八通關法國菊花海呀,我們曾見過,過些年我一定會再去看看你。

 

 

 

耳無溪營地,高1950公尺,水量充沛,水清無魚,釣魚高手老呂說,只要上到2000公尺以上,苦花、石斑都沒了﹙註:老呂不知什麼原因,現在已經不再碰釣竿了﹚。
走了幾天沒水的路程,一到耳無溪,隊友們幾乎扒光全身擦洗身體。並將所有的糧食吃光,代表回家的路近了。

 

 

過耳無溪有走路渡溪和搭流籠兩種方式,佛弟子犧牲自己,走路過溪幫我們照相﹙噓!偷偷告訴各位,佛弟子可以攀萬丈深淵上的90度山岩,但遇到吊橋、流籠一類腳底會搖晃的地方就#$%^&*#$%^﹚。坐流籠,新鮮玩意兒,嘗試嘗試,滿好玩的。

 

 

 

由耳無溪陡上回到2600公尺高的林道,再踢幾公里,終於回到停車處。
佛弟子帶領眾人做「迴向」儀式,佛弟子帶頭唸一句,眾人跟著唸一句。大意是感謝各神祇與好兄弟保護我們登山安全,我們也將佛法或什麼的分享給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