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三北段轉丹大東段


 

高度表

相片

丹大林道、七彩、六順軌跡檔﹙感謝山友小高提供﹚

瑞穗林道軌跡檔

佛弟子撤退感言 老何撤退感言 楊哥撤退感言 中谷撤退感言 老呂撤退感言
雨傘爆笑撤退感言

 

登山日期

2004/11/18晚~11/25

參加人員

佛弟子、老何、楊哥、老呂、中谷、東豪、雨傘

位   置

南投縣、花蓮縣

標   高

六順山3106公尺。
丹大山3325公尺。
盧利拉駱山3175公尺﹙120岳﹚。

登 山 等 級

重裝縱走中央山脈最難走的一條路線

交   通

雇九人座車兩邊接駁

登山口位置

丹大林道進
瑞穗林道出

水          源

缺水行程﹙僅剩少許看天池有污水﹚

通          訊

丹大林道不通
七彩湖不通
六順山﹙中華電信通、台灣大哥大不通﹚
丹大山不通
丹大山北方直線一公里山頭﹙中華電信通、台灣大哥大不通﹚
太平溪營地不通
瑞穗林道30K工寮往下約200公尺﹙中華電信不通、台灣大哥大通﹚
瑞穗林道30K工寮往下約轉2.3個灣﹙中華電信通、台灣大哥大不通﹚,再往下全部不通

特   色

台灣心臟,中央山脈最堅苦的一段,高山雲景~讚讚讚

地   圖

上河文化出版社等高線地圖

菜   單

第0天﹙台16線38K紮營﹙丹大林道﹚﹚:
預定:泡麵
實際:同上

第一天:
早餐:
預定:稀飯、花生、炒蛋、豆腐乳鹹魚
實際:同上
中餐:
預定:乾糧
實際:同上
晚餐:
預定:乾飯、素火鍋、滷肉、鹹魚、魚罐頭
實際:同上

第二天:
早餐:
預定:稀飯、花生、炒蛋、豆腐乳鹹魚
實際:同上
午餐:
預定:乾糧
實際:同上
晚餐:
預定:乾飯、滷肉、泡菜、紫菜湯、素三鮮、鰻魚罐
實際:薑茶﹙缺水﹚

第三天:
早餐:
預定:稀飯、花生、炒蛋、豆腐乳鹹魚
實際:三合一﹙芝麻糊﹚
中餐:
預定:乾糧﹙泡麵﹚
實際:同上
晚餐:
預定:乾飯、五花醃肉炒蒜苗、鹹魚、紫菜湯、素三鮮、鰻魚罐
實際:薑茶﹙缺水﹚


第四天:
早餐:
預定:稀飯、花生、炒蛋、豆腐乳鹹魚
實際:﹙舔松樹露水﹚
中餐:
預定:乾糧﹙泡麵﹚
實際:同上
晚餐:
預定:乾飯、五花醃肉炒蒜苗、鹹魚、紫菜湯、泡菜、魚罐
實際:同上


第五天:
早餐:
預定:稀飯、花生、炒蛋、豆腐乳鹹魚
實際:﹙舔松樹露水﹚
中餐:
預定:乾糧﹙泡麵﹚
實際:同上
晚餐:
預定:乾飯、香腸、鹹魚、紫菜湯、泡菜、素三鮮
實際:同上


第六天:
早餐:
預定:稀飯、花生、炒蛋、豆腐乳鹹魚
實際:三合一
中餐:
預定:乾糧﹙飯團﹚
實際:同上
晚餐:
預定:乾飯、五花醃肉炒蒜苗、鹹魚、紫菜湯、素三鮮
實際:同上


第七天:
早餐:
預定:稀飯、花生、炒蛋、豆腐乳、鹹魚
實際:三合一
中餐:
預定:乾糧﹙泡麵﹚
實際:同上
晚餐:
預定:乾飯、香腸、鹹魚、紫菜湯、素三鮮
實際:花蓮南華大陸麵店

 

第八天~第十天:
預定:與前幾天大致相同
實際:部分主食留置山上,其餘帶回台北

費   用

交通﹙租九人座台北→七彩湖登山口6500、租九人座瑞穗林道→台北6500﹚、膳食。
合計總費用,每人分攤3300元。

行   程

第零天:
臺北→高速公路→名間→水里→地利→台16線38K紮營﹙丹大林道﹚。

第一天:
06:00出發
10:00登山口
16:30七彩湖

第二天:
07:00出發
10:00六順山。
﹙切錯稜﹚約晚間7點關門北山前2745鞍營地

第三天:
07:00出發
﹙切錯稜﹚大石公前 2595 鞍營地.(05:30pm)緊急紮營

第四天:
06:00出發
小石公後 2795 鞍後上稜線林中(02:15pm)緊急紮營。

第五天:
06:00出發
17:00太平溪營地

第六天:
06:00出發
晚間約7點30K工寮

第七天:
08:00出發
瑞穗林道19K叉路口→瑞穗林道約17K上車→台北。

記錄資訊

第一天:
七彩湖登山口重裝至七彩湖一路平緩﹙最後段緩坡﹚,步程約4.5小時。
若不走路,有小貨車可搭,每人單程300元,來回可能500元吧。
七彩湖台電工寮分收費區及不收費區﹙假日人多要考慮﹚,收費區要預訂﹙含食宿每人多少錢忘了「只記得不很便宜」﹚。
七彩湖,湖邊紮營很冷﹙風口+水汽﹚。

第二天:
六順山好撿,重裝登頂約3小時,輕裝來回約3~4小時。
過六順山後﹙路在六順山前約2分鐘步程處﹚一路要跟著主稜走,大約走到下午,路已開始不好找,小心下錯稜﹙我們走到傍晚下錯稜,搞到天黑,費了好大的勁才摸回關門北山前鞍營地﹚。
今日缺水,需揹水。

第三天:
雖然說:「路應該跟著主稜走」沒錯。可是實際上常會走錯,今天缺水,傍晚又下錯稜,找不到水,天黑緊急紮營,軍心瘓散。
老何開始收集隨身水﹙ㄋ一ㄠ4聲﹚備用。

第四天:
缺水、找路、舔松露,老何不走了,下切取水,一個多小時後,一聲有水囉。阿咪陀佛;得救了。
佛弟子登山鞋開口笑了。

第五天:
丹大山,太平溪營地,猛灌水,灌到拉肚子﹙好爽﹚。

第六天:
走錯路,夥伴們決定由丹大東段轍退,轉花蓮瑞穗林道回台北。
沒想到丹大東段這麼難纏,老呂跌下山谷,差點橫屍山野。
佛弟子、楊哥、中谷,三人的鞋底##%^&*&*

第七天:
雨傘被硬蜱叮咬後腰,回台北才發現,緊急就醫開刀取出。
瑞穗林道→台北

檢 討 事 項

一、行前:
1.登山計畫:佛弟子參考了三份行程記錄,訂定本次10天的登山計畫,雨傘提出再增加天數建議,終因考量揹負能力及假期等因素決定不增加天數。但是不增加天數是個錯誤的決定,上山後實際走,才知道原訂10天不夠。以後的計畫將加入預備天的備案。
2.留守人員:留守人員只是隨便抓個人頭﹙我老婆﹚,以後應該改由熟習登山路線的山友擔任。
3.撤退路線:這次由丹大東段撤退是在山上臨時決定,雖然撤退是正確的選擇,但是登山計畫書內還是應該列入。
2.衣物:雨傘的外套帶錯了,半路緊急向中部山友借羽毛衣。老何睡袋保暖度不夠,應該更新或增加其他保暖衣物與睡袋合用。
3.糧食:準備11天糧食,但是因為缺水和趕路,許多糧食都沒辦法吃,只能留在山上或揹下山。以後長程縱走路線還是要再朝輕量化、小量化繼續努力。

二、行進中:
1.太早出發:天不亮﹙冬天﹚摸黑找路比較辛苦,可考量增加天數,每天的行程縮短。
2.走錯路:傍晚心急趕路,誤入獸徑,反而要花更多的體力與時間找回正路,而且增加危險性。
3.揹水:為了減輕背包重量,大夥都不揹水,結果~有夠淒慘。喝鹿尿黑水塘看天池、舔松露....,若遇缺水路線一定要帶足安全量的食用水。

三、摸黑趕路﹙老呂墬崖事件﹚:
1.太平溪東源營地研判地圖與相關資料,認為由此到登山口約四小時可達,而且誤判路況良好,所以在此混了好久才出發,那知走到天黑時,大夥心堻ㄕb罵資料亂寫。罵歸罵,本隊還是很小心,集合隊伍跟緊,一步一步踩穩慢慢走,只是中谷、老呂兩位先峰,已經離本隊太遠,遠到叫不到人了﹙犯了登山大忌﹚,天一黑,兩人可能心想離登山口很近了,拼命趕路﹙又犯了登山大忌﹚。
2.中谷口述:行進間突然聽到後面老呂跌下山谷的聲音,趕快大聲叫喊老呂,但沒聽到老呂回應,快速趕到老呂墬崖處,聽得到老呂呼吸聲﹙類似打呼﹚但沒有回應,立即回頭求援。
3.本隊得知此事,立即以最安全的快速度前往救援,還好這次帶了約40米扁帶﹙約跌下七十度十餘米左右的深崖﹚,讓老呂先把大背包吊上來,再吊人上來。
4.老呂口述:摸黑行進,一共跌了三次,老感覺有X跟著,心中不但默唸佛弟子在路上教的佛家19字真言,還滴滴咕咕的口說:「幹嘛,別這樣,只是路過而已」。沒想到不一會兒就踩了個空,當掉下去時,一陣天旋地轉,兩手奮力抓,但是都沒有抓到東西,然後就不知道了,過了好久醒來,發現右手姆指和右胸有點痛,眼鏡不見了,人被樹卡著。
5.老呂上來後,可自行行走,東豪將備份眼鏡交老呂使用﹙度數相差百餘度﹚,路難行,老呂走不穩,前後各一人負責照顧。
6.不確定老呂是否有輕微腦振盪現象或是驚嚇過度的暫時性失憶現象。還好晚上到達山屋休息後,老呂慢慢的恢復了。次日起床已完全恢復。

三、硬蜱叮咬事件:
1.我何時被硬蜱叮咬並不知道﹙當時用手摸了一下硬蜱,還以為是身上的一個肉瘤﹚。
2.我到醫院是掛外科急診,也告知醫師說:「曾有醫師使用鑷子拔除。」,但外科醫師老實告訴我說(1).沒經驗(2).若用鑷子拔除,萬一不小心拔斷了,斷在肉堶悸熙﹞嬪鬊孎銦C
3.醫師先打麻藥,希望藉痲醉藥痲醉硬蜱順利取出,但無效,再加阿摩尼亞,還是無效,只好動刀。
4.現場抽血檢驗正常﹙還在潛伏期中﹚。
5.當時打了4針(破傷風、消炎、抗組織安、抗類固醇「註:當時太累了,迷迷糊糊中的記憶,打四針沒錯,什麼針或許有誤」)。
6.開完刀,醫師有開藥﹙消炎、抗過敏「基本上和打針相同作用的藥」﹚。
6.醫師有告訴我去看感染科,但是正巧我這幾天都呆在另一家大醫院,那家大醫院感染科醫師說應該是恙蟲咬的,我說不是......。醫師說現在沒發病,驗血驗不出來,也不需要吃藥﹙註:我還再次問醫師真的不必吃藥嗎?醫師再答不必吃藥「這和我在登山補給站看的資料相差很多,到現在還怕怕的。」﹚,但是可以先抽血檢驗,萬一發病可以再抽血和這次的血液比對。
8.感染科醫師說:若發病,會有例如發燒、頭痛、肌肉痛等症狀。 
9.約12天拆線。

連 結 網 站

登山補給站硬蜱拔除法東部中級山岳踏查誌硬蜱資料

給雨傘的話

我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