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芝山屋好多怪人的有機農耕


 

照片

試作蔥油餅

雞舍改為瞭望台

買好農具準備…

克難雞舍

 

日  期

2009/02/16∼2009/02/17

地  點

台北縣三芝鄉

交  通

自行開車

參加人員

楊哥、老呂+夫人、雨傘+阿母

行程路線

台北→淡水→三芝→山屋

費  用

 

里  程

 

天    氣

我看一年大概有2/3在下雨

特    色

 

鳥    況

 

附近景點

貝殼廟、三芝櫻花道、八連溪古道、

相關連結

 

其    他

 

寫給雨傘

我的信箱

在台北縣三芝鄉圓山村有棟水泥平房,這兒住著一位怪人,他是我登山的伙伴,善長高山缺水路線尋找水源與野外求生。隊友們稱他老何

老何雖然是怪人,但個性溫良恭儉,一人獨居於此過著功耕的生活。我以現代五柳先生形容他。沒錯,他和古代五柳先生﹙陶淵明﹚的不同點只差在家門口沒有種五棵柳樹。現代五柳先生也寫東西,他正在撰寫中的著作是「孔子之舞」,主述儒家思想,希望借此教化人心。

老何住的水泥平房約10坪大,我稱他「三芝山屋」,山屋的門還在,但是幾個窗戶早被竊賊偷光了,只得找幾塊板子放在窗戶上阻擋風雨。

雖然三芝山屋硬體設施不良,當地氣候也不佳﹙台北下雨那兒就下雨,台北不下雨那兒還是會下雨﹚,且來客須自備睡袋打地舖,但我們一票山友還是常去那兒聚會,原因無他,吃吃喝喝、聚聚聊聊而已。

最近山友老呂被我陷害。我認罪。承認是我某天下午主動打電話請他看電視的有機耕種節目,沒想到他夫妻倆一看完,立刻抓把鈔票跑去買菜種、肥料、培養土和相關的東西,就這麼在頂樓種起了有機蔬菜。這不打緊,晚上還回電告訴我想去三芝老何那兒開疆闢土 ,種植有機蔬果。哇勒∼已經20年沒拿鋤頭的我只能陪著玩了。

老呂想種有機蔬果,我想養羊,要不然養兔子也行,羊和兔子都很會繁殖,還可以吃草節省飼料錢。我一想到羊和兔,腦海中就會浮現羊肉爐和三杯兔,這讓我口水不自覺的流出來。但其他人不同意, 理由是怕被偷,只好退而求其次改成養雞,養雞就養雞吧,有蛋吃也不錯。

挑了個壞天氣來三芝山屋,雨下不停,人懶的不想整地搭棚架種菜。到了晚上反正沒事,繼續﹙第2次﹚試作蔥油餅,這次試作比上次成功,終於有一個蔥油餅看起來、吃起來有點外省媽媽的味道了。

次日,惱人的雨還是不停,只能躲在停車間整理蓋雞籠的廢木料,並克難式的先隔出一個雞舍,準備下山買些小雞開始飼養。

種菜對我來說並不困難,但是要種有機蔬果就有點難度了,我那20年前化學肥+農藥的農耕法完全不適用,必需從頭學起,但是要到那兒學呢?我在網路上尋找一些資料如后:
1.漂鳥營:限35歲以下。我年齡超過太多,不符。
2.園丁營:這個好,我符合條件。但,今年不辦了。
3.社大:沒有資格限制。但是我假日大都要在家留守,無法參加。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麼辦呢?我也不知道,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台語有句俗諺「有樣看樣,沒樣自己想」。幾個臭皮匠頂的過一個諸葛亮,就從小小面積先試種存活率高的蔬果開始,例如絲瓜、瓠瓜、南瓜、小白菜等等,就算失敗,損失不多,就當運動健身吧。

為了搶時間趕種夏季蔬果,近期內只要天氣許可,伙伴們將密集前往三芝山屋,試著過過有機耕種的農夫生活。

寫到最後,我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怪人不只老何一人,所謂物以類聚,這一票山友,好像個個在家舒服日子都過膩了,寧願找時間捨棄家堛漣N氣、彈簧床、沙發、電視、冰箱,帶著睡袋跑去又冷又濕的三芝山屋打地舖、拿鋤頭、攪拌肥料。

嗯!我終於發現了,怪人還真的是很多。

 

第2次工作進度報告:

日期:09/02/23
工作:克難雞舍擴建完成。

日期:09/02/24
工作:整地挖「菜股﹙抱歉,我不知道國語怎麼翻譯,是『畦』嗎?﹚」,挖了5股。雖然有人手掌起泡,雖然有人兩手酸痛,但是好有成就感。
損失:新買的農具一支﹙工廠電焊接頭的鐵耙子﹚,以後還是要去打鐵店買手工農具才實用。

 

第3次預定工作報告:

日期:近期
工作:買小雞、有機肥料、菜種或菜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