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湖


 

照片

慈湖停車場的楓紅

謁陵須知

銅像公園

慈湖

 

日  期

2008/12/25下午

地  點

桃園縣大溪鎮

交  通

開車

參加人員

雨傘+阿母

行程路線

台北→新店→三峽→大溪→慈湖

費  用

油資

里  程

 

天    氣

陰冷

特    色

 

鳥    況

 

附近景點

大溪、九芎古道賞油桐花﹙水中土地公﹚、石門水庫

相關連結

 

寫給雨傘

我的信箱

民國64年我在南部某營區服役,擔任通訊工作,記不清楚是4月4日還是4月5日那天傍晚,遇到了從沒見過的天氣異象,大好的天氣突然風雲變色……,當時也沒多想,只和伙伴們聊著這從沒遇過的異象。

當晚就寢後睡到三更半夜電話響了,只接到上級單位簡單的一句命令「開機抄報」,這時心堛蔆Q著「怪」,連陪著打好的背包睡覺,隨時準備上飛機的戰備都沒遇過這種事。

立即開機滴滴答答﹙摩爾斯電報﹚的互相確認對方完畢後,上級又滴滴答答告訴我請抄報,抄一份最高等級的電報,我當時一陣懷疑上心頭,再次詢問是這個等級的電報嗎?上級回答「沒錯」,就是這個等級。哇!我心想經過勦匪抗戰幹了一輩子的老芋仔報務員可能也沒抄過這種等級的電報,現在居然讓我遇上了。抄完電報譯成明文一看,這是什麼嘛,沒頭沒腦的只說些降半旗、停止休假、吃齋、立即製作黑布條佩帶胸前﹙忘了是胸前還是手臂﹚、黑布規格、縫在衣服上的哪兒等等電文。當我去敲指揮官的門,把這封電報交給指揮官時,我看他也和我差不多,都是丈二金鋼。一大早升旗,指揮官說了,說的不是蔣總統逝世……;蔣總統逝世的事我是隔了好多天才知道的。

就是那年11月,部隊由南部行軍移防北部,就是這次移防讓我看見高山的美,打下了這輩子愛上登高山的根基。和別的部隊移防不同,這其中的酸甜苦辣基於保密﹙?﹚不能說,我只說和慈湖有關的吧,當部隊行軍到慈湖停車場整隊、下槍、整裝,看看每個人身上穿著的那套穿了1~20天無法換洗,透著一塊塊白白鹽巴的軍服,又髒又臭的去謁陵……,這已是30幾年前的事了。

聽說慈湖附近有個公園,專放各地轉交過來的老蔣銅像,這次帶阿母來,本來想看這個銅像公園的,沒想到這公園就在慈湖,既然來了就謁陵去,但阿母今天穿大紅衣,我雖然認為不適宜謁陵,但後來還是去謁陵了。

一甲子了,對,明年就是老蔣撤退來台一甲子,這一甲子從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直到反攻無望,在台落地生根。對隨老蔣來台的老芋仔而言,這一路走來好辛酸呀,我同情又敬愛他們,必竟這是個時代的悲劇。

慈湖和30幾年前一樣,綠綠的湖面上還是有幾隻黑天鵝悠游,靈寢素樸,不同的是衛兵臉上的表情,30幾年前的便衣衛兵臉上有種肅殺之氣,讓人不敢直視,現在的衛兵有點像是便衣標兵。

阿母站在老蔣靈柩前還是雙手合十參拜,我站在旁邊不說話,等阿母拜完,我告訴她這兒應該用鞠躬的,請阿母再鞠一次躬,我幫她拍張照。看著阿母站在老蔣靈前鞠躬,我感觸多多,只是患有痴呆症的她,腦子堸ㄓF兒孫和顛沛流離的逃難生活外,其它已不復記憶。

謁陵出來我吸一口氣,蕭瑟的景色中,我告訴阿母明年就是老蔣來台一甲子,連我都過半百了……。

離去前看見一株長滿花苞的梅花,我請阿母站在這棵梅花樹下拍張照,是的,梅花越冷越開花,越冷越堅強。高齡的阿母呀,妳可也要像梅花一樣越老越堅強呀。

慈湖風景不錯,楓葉紅了,梅花也快開了,過去國共糾纏不清的恩恩怨怨就讓他寫到歷史堙A不要再出現在我的生活中,我只想帶阿母賞花去,不管去南投信義鄉風櫃斗賞梅花還是去花東賞油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