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插天山縱走


 

高度表

相片

軌跡圖

其他

 

日   期

93.04.30~93.05.02

位   置

台北縣、桃園縣

標   高

南插天山1907公尺、廬平山1905公尺、北插天山比南插天山稍矮一點點

登 山 等 級

健腳

交   通

北橫小烏來森林遊樂區

登山口位置

過宇內溪水泥橋後為上坡路段,取較明顯的產業道路主線直上﹙注意跟著產業道路上的登山路條﹚,一直到車子無法通行時,即為登山口。

水   源

登山口、南插山屋、北插山屋遺址、赫威神木、登山口

簡   圖

登山口簡圖

參加人員片

老恩、荒老、佛弟子、中古、老呂、雨傘﹙亂數排序﹚

行   程

第一天:台北晚間八點出發,夜宿登山口﹙車程約1.5小時﹚。
第二天:陡上五小時﹙南插山屋),再陡上陡下七小時至1695峰前營地。
第三天:﹙10小時﹚宿營地→北插廢棄山屋平台→赫威神木→山線→登山口。

心 得 記 錄

預定六月下旬走高山行程,在佛弟子的吆喝下,南北插天山縱就是最好的行前訓練了。
「4/30」「車程約1.5小時」
晚間全員到登山口集合紮營﹙紓菲臨陣脫逃﹚。

「5/1」『今天步程13小時』
一大早天微亮,林間鳥兒的歌聲真是好聽。吃完早餐,打理完畢,照張像,6:55出發。
過水管吊橋,路邊貴竹、過溝蕨、山蘇很多很多,佛弟子隨手摘了些,今天的中、晚餐可以多加道菜了。

一路陡上,攻擊手只走3小時:40分就到達南插山屋開始煮中飯,雨傘陪新人「老恩」擔任後衛,全員於中午12時到達山屋。
剛開飯,亂集團先頭部隊到達,不得了,沒想到亂集團凌晨班的實力那麼強,以後若要跟亂集團走三顆魯蛋等級的路線,可得要好好掂掂自己有幾兩重。
飯後﹙感謝亂集團小朱辛苦揹上來的西瓜﹚重裝上肩,全隊揹13公升公水,繼續往前推進,約 20分鐘到達稜線叉路口,下背包,輕裝攻南插天山﹙約15~20分鐘登頂﹚,午後山頂起霧,展望不佳﹙記得上次來時展望超好,可以看到雪山山脈和中央山脈的好幾個百岳山頭﹚,往回還沒走到叉路口;又遇到亂集團快步上衝,即將登頂。
與亂集團成員互道加油後,開始今天的下半段艱苦行程,約40分鐘到達廬平山,山頂有一叉路,標示往拉拉山。
下午行程走的很慘,原因是一連串的錯誤造成,登山前資料未收集完備,隊員間行前會議沒召開,是這次夜間營地選擇錯誤的最大原因,我們會記取這次難得的錯誤經驗,也讓各位山友看看我們的錯誤,這才是登山經驗的共享。
預定計畫是下午過廬平山後,走到接近傍晚時分找營地紮營,結果可能是我事前說錯了營地位置,害的攻擊手一直往前衝,就這麼,後衛大肚雙人組慢了約三個多小時行程,兩人狼狽的在山上摸黑走到八點才到達營地。
摸黑的過程中,提出幾點檢討如下:
1.雨傘憑著以往登山的經驗,知道走的路線應該沒錯,而且有時呼叫隊友也能聽到回應,但糟糕的是,當一度聽不到遠方隊友的聲音時,居然會對自己先前聽到的隊友回應聲產生懷疑,以為之前的回應聲是自己呼叫隊友的回音﹙註:以後會寫些登山心堛犒穈東東,放在網站上與山友交流﹚。
2.雨傘心媟Q,天黑後這條山路很難走,如果趕不到營地,兩個人的裝備有睡袋2個、4人睡墊1張、2人睡墊1張、個人用海綿睡墊1個、4尺x7尺塑膠布一塊、GOTEX露宿袋1個、防水透氣睡袋套1個、水7公升、行動糧﹙餅乾﹚少許,緊急露宿沒問題,只是不知道老恩心媟|不會緊張害怕﹙老恩第一次重裝登山過夜﹚,雨傘考慮了一分鐘,把心媟Q的緊急露宿想法告訴老恩,看看老恩不慌不忙,氣定神閒,嗯!不愧是海陸仔,夠鎮定,不輸雨傘這個經常闖蕩山林的游擊隊。
3.出門前和登山路程中都要檢查頭燈電池,雖然現在登山都用非常省電的LED頭燈,但是我遇過二次頭燈放在背包內,不小心誤觸開關,把電耗光的糗事,這次還好老恩有帶備用電池﹙感恩悠!老恩﹚,否則~!@#$%&^*(。
4.糊婼k塗的雨傘帶了兩份行程紀錄,可是,居然兩份都是只有南插天山的行程紀錄,根本就不是縱走的紀錄,還好這條路以前走過,而且隊友闖蕩山林的經驗與能力都很強﹙除老恩外,其他人的百岳和縱走經驗都不少﹚,。
在隊友的協助下,終於在晚間八點全員到達營地﹙1695峰前營地﹚,用過晚餐........今晚呼聲大賽。

「5/2」「今天步程10小時」
起床早餐,水不夠,洗臉刷牙省了吧,8點出發,先攀上約5米高危險大石壁,迎接我們的是比昨天更難走的鑽樹叢、撥芒草、陡上陡下的1695峰,這條路線走了兩趟,每次都會折損裝備,上次來,是睡墊不見了,這次是睡墊被扯壞了。
過1695峰,發現路旁有捕獸陷阱。
快到南北插叉路口時,聽到登北插山友的講話聲,好興奮,終於熬過最艱苦的路段了。
南北插叉路口,標示往北插天山400公尺﹙平路﹚,可是我看其他很多以兩天時間縱走南北插的隊伍,大多會把北插落掉,原因是想早早下山﹙北插單攻即可﹚。
主隊大約走到赫威神木水源處,後衛大肚雙人組,才正在叉路口要往廢棄山屋遺址前進,等後衛兩人到達神木水源區時,整整慢了主隊三個小時,攻擊手已先行下山調動車輛,後衛匆匆吃過午餐,跟著主隊出發,起步,老恩和雨傘又落後,乾脆調適心理,以輕鬆賞景森林浴的心情慢行,走到第四號神木附近,有標示﹙直行走水路,右上走山路「這兒很多人走錯『山路一定要經由1和2號神木中間穿過『切記、切記』』」﹚,走呀走,走呀走,終於,下午5:30全隊下到登山口。

回家,先泡熱水澡,不得了,癢死了,身上只要是沒有衣物遮敝的地方,全被毒蚊子叮成紅豆冰了,問問其他隊友,除老恩外,每個都一樣,咦?難道蚊子也優待新人,怪。

 

 

前次舊紀錄
時間:
90.02.xx(三天)
匆匆忙忙和老何約好明天去走南北插天山,晚上十一點多才回到台北,什麼東西都沒來的及準備,連大背包都還放在新店。沖個澡,倒頭就睡,一早起來趕緊收拾東西,缺這欠那的,不管了,反正有老何這位野外求生專家在,沒什麼好擔心的。
一路快馬加鞭驅車直奔小烏來停車場,整裝完畢。

12:00
步輪(註:台語)出發,過和平橋,遇到好心原住民朋友搭便車直達登山口前林道盡頭(如果沒有便車,停車場至登山口預估路程約1.5小時)。
13:00
溪流登山口出發,一路氣喘呼呼的陡上,突然天氣大變,氣溫急降,陣陣狂風遽雨,走在山頂綾線上又累又冷還要硬拖著雙腳到營地。
17:00
終於到達南插山屋,山屋屋頂已塌了半邊,四面牆也缺門缺窗,剩下的半邊屋頂還漏著雨,山屋內前人留下的兩頂四人帳,正好借用。沒想到已經開春了還這麼冷,兩隻手掌一直搓,奇怪,就是搓不熱,草草吃完泡麵,穿上所有的衣服鑽進睡袋,兩人還商量著明天如果天氣還是不好就打道回府下山逍遙去。一夜迷迷糊糊,早上醒來天氣晴朗。
08:00
出發,走20分鐘(平路)到叉路口,輕裝20分鐘上南插天山(這個叉路口要注意,不注意會走錯路(尤其是北插往南插方向走))。南插展望好,可以看到雪山圈谷白白一片積雪未化,大霸依然是矗立的聖山,南湖帝王座身上還留些殘雪,中央尖仍是神聖的不易親近,附近拉拉山山頂的人造物,盧平山、北插天山方向的雲海,桃園樹林一帶的城市,站在山頂舉目四望好風景,這就是登山的心靈享受之一。
09:00
叉路口出發,接著開始累人的路程了,過盧平山頂,鞍部下到一半,找路(老何說上次由北插往南插走,也是在這一帶迷路,當時只好在山頂的樹洞窩一晚,當晚風雨雷電,差點沒被凍死。前兩年的兩兄弟失蹤七天一死一傷事件,也是在這一帶出事),續行,路窄,兩旁雜木多,揹著大背包游泳再鑽行,突然發現背包套掉了、睡墊掉了,嗚!老何呀!今晚只剩下你那薄薄小小,幾乎感覺不到他的存在的那個睡墊了。今天的行程較長,沿路缺水,一路上上下下就像走筆架連峰一般,終於來到北插山屋遺址,今晚可以放鬆心情,好好吃一頓慶功宴,好酒(老何的蝦酒一級棒)好菜上桌(大地為桌)。餐後約好明天睡到自然醒,或許是能夠走完南北插天山太興奮的原因吧,一夜就是沒法好睡,半夜聽聽野禽(這兒有藍腹鷳出沒)和公貓頭鷹(老何能分辨公母貓頭鷹的叫聲)的叫聲,再看看天上的星斗,真是有些捨不得下山。
07:00
起床,吃喝拉撒,認識了在長庚醫學院服務的蝙蝠與阿牛,結伴走山線下小烏來,回家去囉。

其 他 事 項

 

連 結 網 站

 

給雨傘的話

我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