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群峰


 

照片

航跡檔﹙.GDB﹚

玉山主峰

玉山東鋒

頭痛  野地如廁

 

登山日期

2006/8/18~22

參加人員

佛弟子、老何、楊哥、荒老、老呂、中谷、 東豪、雨傘

位  置

南投縣信義鄉
嘉義縣阿里山鄉
高雄縣桃源鄉

標  高

玉山前山:3239公尺。
玉山西峰:3518公尺。
南玉山:3383公尺。
小南山:3711公尺﹙不是百岳﹚。
玉山南峰:3844公尺。
東小南山:3744公尺。
鹿山:2981公尺﹙百岳﹚。
玉山主山:3952公尺。
玉山東峰:3869公尺。
玉山北峰:3858公尺。
玉山北北峰:3833公尺﹙120岳﹚。

登山等級

熱門與冷門百岳

交  通

自行開2輛車。

登山口

塔塔加

水    源

塔塔加停車場、排雲山莊、 圓峰山屋﹙接屋頂雨水﹚

通    訊

台哥大、中華電信: 排雲山莊與圓峰山屋不通﹙原則上許多地點都可通﹚

地  圖

GPS內附等高線圖。

費  用

每人分攤1250元﹙含水里慶功宴﹚。

行  程

行程紀錄。

第0天: ﹙約5小時﹚
臺北下午出發→二高→名間交流道下→集集→水里→塔塔加停車場。

第1天: ﹙約11小時﹚
5:30塔塔加停車場出發→06:30登山口→07:30孟祿亭→約8:30前山登山口→排雲山莊→西峰→排雲山莊→圓峰山屋。

第2天:﹙約8小時﹚
圓峰山屋→南玉山→﹙回﹚小南山→圓峰山屋。

第3天:﹙約10小時「健腳」﹚
圓峰山屋→南峰→東小南山→鹿山→圓峰山屋。

第4天:﹙約8小時﹚
圓峰山屋→玉山主峰→玉山東峰﹙回﹚→玉山北峰→玉山北北峰﹙回﹚→圓峰山屋。

第4天:﹙約10小時﹚
圓峰山屋→排雲山莊→玉山前峰→塔塔加登山口→塔塔加停車場→水里﹙慶功宴﹚→二高→台北。

連結網站

玉山國家公園

其  他

 

寫給雨傘

我的信箱

 

玉山山脈有九峰列名百岳,佛弟子安排以五天的時間登完九峰,五天夠嗎?或是五天太多嗎?這次的實登經驗,五天多了,五天不夠。怎麼說呢?本隊的攻擊手四天就走完九峰,本隊的軟腳蝦﹙雨傘﹚五天還漏了最遠、最累、落差最大的鹿山沒去。所以五天夠嗎?看人啦。
漏了一座百岳難道就這樣算了嗎?不!還是老何對我好,答應明年挑個白晝最長的7月份,陪我再去完成鹿山。感謝ㄡ,老何。

高山症這種症頭很奇怪,他就像打盤尼西林一樣,有時會過敏,有時又不會過敏。怪的是佛弟子走別的山區都沒事,只要是走嘉明湖,三次總有兩次會出現高山反應,而我,只要是走奇萊就會有高山反應,這還真是邪門。
登玉山群峰為什麼會談高山症,因為玉山太熱門了,想以排雲山莊為基地營登玉山群峰,老實說機會渺茫,所以決大部分山友都是第1天就從平地重裝直上3650公尺的圓峰山屋 ,因此許多人都會出現高山反應,尤其是晚上。
為了預防高山症,我們安排台北盡早出發,傍晚就到達2600公尺高度的塔塔加睡一個晚上,讓身體稍為適應高度,並且喝熬煮的「紅景天」,以增加血中含氧量。登高山先讓身體作高度適應是個正確的好方法,但是喝紅景天有效嗎?老實說:「不知道」,因為我不知道喝到肚子堛漪O真的「紅景天」還是假的「紅景天」。
隊友們白天登山都還好,但是晚上睡到半夜,每個人都會頭痛,這應該就是輕微的高山反應。
連續幾個晚上睡覺,三更半夜若有人醒來,會刻意的出個聲,或是叫叫沒打鼾的隊友,問問身體狀況,還好幾天下來,隊友們的高山反應並沒有惡化,去的8個人中,有5人完成了玉山群峰。

某政治人物說:「每個台灣人這輩子都要爬一次玉山」,我當然認同。但是, 爬玉山簡單?爬玉山不簡單?不簡單在承載量管制,雨傘「郎衰又帶賽」,經常報名總是抽不中,這次有勞吃齋唸佛多年的佛弟子報名才幸運抽中。爬玉山真簡單,只要向某些旅行社或社團報名,就可以運氣比較好的抽中。不過參加這種免揹負的團,相對於我們這些自己揹自己煮的隊伍,團費較高,這價錢並不是我們這些經常遊走山林的窮人家能長期接受的。

各山頭資訊:
玉山主峰我又來了,記得第1次登頂,于右任的頭被砍掉丟棄,第2次登頂,于右任的頭被接回去了,脖子上接縫處留著一圈白色的黏接劑,第3次正要登頂,就被颱風趕下山來,這次登頂,于右任走了,留下一塊「心清如玉義重如山」的石碑。
玉山前山自登山口登頂約1小時40分,下山也要1個多小時,這條路除了一路陡上以外,還一路走在溪溝的大石上與高山箭竹林間,非常不好走。登頂展望如何?不知道,因為我上去時天候並不好。
玉山西峰自排雲山莊來回約3小時,路還算可以,起伏不大,一路緩上登頂,山頂沒有三角點。山頂再往前100公尺,有一座台灣最高的小土地公廟,可惜我到達山頂正好遇上傾盆大雨,沒再往前造訪土地公廟。
玉山北峰,去容易,回來小心風口碎石陡坡,這個陡坡會要人命,多年前我登玉山北峰,回程時差點在這兒出事,當時天冷風大,在碎石陡坡上,我不知躺下來休息了多少次才爬上來,那次獨登回來,整整三個月手指都是麻的,當時還悲觀的想,手指完蛋了,還好三個月後神經慢慢回復。
玉山東峰,站在主峰上看東峰,90度垂直約100多公尺高的岩壁上架著鐵鍊,光看就讓人腿軟,我還站在主峰上猶豫著要不要去,只見荒老一馬當先往東峰方向前行,這下子只能硬著頭皮跟了,遠看東峰危險,實際攀爬只要小心,還好啦。
南玉山﹙含小南山﹚,約6小時來回,部分路段是很深的斷崖,並不好走。
南峰+東小南山,約4.5小時來回,除南峰最後登頂那200公尺攀岩非常危險外,其他的都很好走。

回程水里慶功宴,一盤一百,叫了一桌子菜,不是店家不衛生,大概是熱湯加冰沙士同時下肚的關係,吃的我還沒慶功完就跑廁所解放。

走了一天的路,連開了好幾小時車,過午夜回到台北,原以為可以倒頭就到天亮,那知洗過澡精神又來了,電視看到快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