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高山屋


 

照片

波斯菊

廢棄廁所

軌跡檔 觀高山屋

生態廁所

 

登山日期

2006/4/28晚~4/30

參加人員

佛弟子、楊哥、老呂、雨傘

位  置

南投縣信義鄉

標  高

觀高山屋2540公尺。

登山等級

一般等級路線

交  通

自行開小轎車﹙車停東埔﹚

登山口

東埔登山口座標TW67 241603 2606378 高1151公尺

水    源

全程不缺水

通    訊

登山口:中華通、台哥大通
雲龍瀑布:中華通、台哥大通
樂樂山屋:中華通、台哥大不通
乙女瀑布:中華通、台哥大不通
觀高坪:中華不通、台哥大不通
觀高山屋:中華不通、台哥大不通
八通關:中華不通、台哥大不通
八通關山:中華通、台哥大不通

特  色

熱門的賞高山草原及法國菊路線

地  圖

GPS附等高線地圖

每日路程以及糧食

第0天:台北→東埔→東埔遊客中心﹙紮宿﹚

第1天:東埔→登山口→愛玉亭→雲龍瀑布→樂樂山屋→乙女瀑布→對關駐在所遺址→觀高坪→觀高山屋﹙宿﹚
早餐:三合一+包子
中餐:泡麵
晚餐:乾飯、火鍋

第2天:觀高山屋→八通關大草原﹙佛弟子﹚、郡大林道﹙楊哥、老呂﹚→觀高山屋→→→→登山口→台北
早餐:稀飯+小菜
午餐:飯+菜+湯
晚餐:水里便飯

費  用

每人分攤1200元﹙含7天糧食﹚。

行程記錄

第0天:
19:00台北出發→國3﹙桃園接老呂﹚→名間下交流道→集集→水里→東埔﹙約深夜1點鐘遊客中心紮營﹚

第1天:
04:30 起床
04:50 早餐
05:20 登山口出發
約12:30到達觀高坪﹙淋雨吃泡麵,猶豫繼續走馬博橫斷還是撤退﹚
13:30決定先下觀高山屋住一晚再看狀況決定後續行程
13:55 觀高山屋

第2天:
06:00 起床
06:40 早餐
07:30 佛弟子走八通關大草原
08:30 楊哥、老呂走郡大林道
09:00 雨傘留守,聽音辨錯位,誤判楊哥、老呂走錯路,急死雨傘,差點著裝衝下山谷找人,其實楊哥、老呂走在郡大林道上愜意的不想回來
10:00 佛弟子回山屋。說:走到金門峒大斷崖前的沙里仙溪源頭上方,而且和使用衛星電話的山友聊衛星電話
10:30 佛弟子出發去找楊哥、老呂。雨傘繼續留守
10:45 佛弟子回報叫不到楊哥、老呂,但確定林道路況良好,不會有問題
11:20 佛弟子回到觀高山屋
11:30 楊哥、老呂回到觀高山屋
12:00 午餐
13:00 回程
18:30 回到登山口
約深夜13:30 回到台北,洗澡整資料
約2:30上床,準備早起銷假上班

檢討事項

另列

連結網站

 

寫給雨傘

我的信箱

大概是去年或前年吧,玉管處公告馬博橫斷全程建好山屋。當時就想去走這條路,但隊友們一直湊不出時間,直到現在終於挪出假期走這條路,無奈天公不作美,走到觀高居然遇雨撤退;ㄡ!不,勇士是不會撤退的,這只是轉進,轉進觀高山屋賞法國菊逍遙去,馬博橫斷,待他日重整旗鼓後再來。

楊哥是本隊的營地指揮官兼大廚,糧食多勞他費心,這次準備的糧食,除了第1晚的火鍋大餐,其他都朝向輕量化準備,果然7天份的糧食,揹起來比以前輕鬆許多。

第1天,一大早天還沒亮,揹起大背包,今天要走到白洋金礦。哇!沒錯,不是樂樂山屋、不是觀高山屋、不是巴奈伊克山屋、不是中央金礦山屋,是白洋金礦山屋。走的到嗎?心媕ㄓO好大。

終於,淋著雨在中午時分走到觀高坪。前進?撤退?好猶豫。邊吃泡麵邊討論,訂了幾套應變劇本,最後決定∼先下觀高山屋住一晚,再看狀況決定後續行程。

在家媮晲S出發前,我已經先上網查過,觀高山屋住宿客滿,可是這種天氣,我相信一定會有隊伍撤退或取消行程,舖位應該沒問題。哈!真的。

住在觀高山屋一夜睡的好,就差這半天的路,馬博橫斷確定是走不成了,其他的備案也因為後上來的山友及義工帶來壞天氣的消息而作罷。不過,撤退是一個好的決策,山永遠在,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我在觀高山屋看見了黃喉貂、我在八通關古道看見了八哥蛋

稀有動物「黃喉貂」

八通關古道上「藍色的八哥蛋」

 

每年5月是觀高的法國菊盛開季節,這段賞花期間觀高山屋非常難申請,我這次來早了幾天,法國菊剛開始開花,預估5月中旬應該是盛開高峰期。

法國菊

法國菊

 

觀觀高山屋的廁所已經使用最先進的生態廁所,生態廁所有臭味嗎?有,有一點點白水煮蛋的味道,以前的廁所呢?廢棄了,還在嗎?在,我特別去拍了張廢棄廁所的照片,這有什麼好拍的?當然要拍,因為這個廁所有我當年拉屎拉到一半,跌出廁所的糗事

生態廁所

廢棄廁所

 

聽音辨位誤判方向
聽音辨位判方向可靠嗎?非常不可靠,在山上千萬不要完全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們有太多的聽音誤判經驗,最離譜的一次是走奇萊東稜,大白天下切取水的山友,回營地居然差了3個山頭。
這次我在觀高山屋留守,兩位隊友去探郡大林道,明明隊友在對面郡大林道上呼喊,我卻聽成是在我的下方山谷內呼叫,讓我急的差一點想立即著裝下切山谷找人……。

「馬博橫斷」終究是撤退了,下次什麼時候才有時間再去不曉得,我只知道「山永遠在」,終有一天我會再來。